<nobr id="qzail"><em id="qzail"></em></nobr>
  1. <nobr id="qzail"></nobr>
    1. <option id="qzail"></option>
        1. 財經(jīng)觀(guān)察 > 紫晶存儲賠付方案公告,2個(gè)月完成賠付!澤達易盛投資者維權長(cháng)路漫漫! >

        紫晶存儲賠付方案公告,2個(gè)月完成賠付!澤達易盛投資者維權長(cháng)路漫漫!

        1685411497615.png

        《全媒融合網(wǎng)》文/張娜娜

        5月26日,中信建投公告對紫晶存儲適格投資者賠付的專(zhuān)項基金成立。根據賠付方案,“專(zhuān)項基金的存續期限為自專(zhuān)項基金成立之日起 2 個(gè)月?!币虼?,預計適格投資者預計將在2023年7月25日之前獲得足額賠付。

        此前,紫晶存儲于4月21日公告了中國證監會(huì )的《行政處罰決定書(shū)》《市場(chǎng)禁入決定書(shū)》等公告。作為IPO保薦機構和主承銷(xiāo)商,中信建投亦于當日召開(kāi)董事會(huì ),審議通過(guò)了《關(guān)于擬設立紫晶存儲事件先行賠付專(zhuān)項基金與申請適用證券期貨行政執法當事人承諾制度的議案》。

        中信建投表示,如紫晶存儲被中國證監會(huì )認定欺詐發(fā)行、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而受到行政處罰,同意公司與其他中介機構共同出資設立紫晶存儲事件先行賠付專(zhuān)項基金,用于先行賠付適格投資者的投資損失,并向中國證監會(huì )申請適用證券期貨行政執法當事人承諾制度。此次中信建投公告賠付專(zhuān)項基金正式成立,是對前期先行賠付方案的進(jìn)一步落實(shí)。

        這意味著(zhù),自紫晶存儲被行政處罰之日算起,在僅僅一月有余的時(shí)間里紫晶存儲的投資者已經(jīng)進(jìn)入實(shí)質(zhì)性賠付程序。確實(shí)如證監會(huì )有關(guān)部門(mén)負責人答記者問(wèn)時(shí)所言:“先行賠付可以高效、快捷地解決紫晶存儲案的民事賠償問(wèn)題”。中信建投也因此得到了市場(chǎng)的廣泛贊譽(yù)。

        先行賠付制度是我國證券市場(chǎng)具有自身特色的投資者保護安排。歷史上,平安證券、興業(yè)證券等均通過(guò)該方式化解過(guò)風(fēng)險項目,也取得了良好的效果。2020年生效的新證券法以法律的形式將這一制度固化下來(lái)。此次中信建投在紫晶存儲案件中踐行這一制度安排,是新證券法后首個(gè)先行賠付案例。

       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,同時(shí)期的另一起欺詐上市案件——澤達易盛案件的處理進(jìn)度則明顯遲緩,澤達易盛的投資者似乎不及紫晶存儲投資者幸運。

        4月21日,上海金融法院公告稱(chēng),收到12 名投資者共同起訴澤達易盛等11個(gè)主體證券虛假陳述責任糾紛的申請。并表示:“將依法審查,及時(shí)公布進(jìn)展情況?!比欢?,截至發(fā)稿日期,案件的審理尚未有任何實(shí)質(zhì)性進(jìn)展公告。

        根據澤達易盛的公告,目前澤達易盛深陷三起訴訟中。其中,“訴訟一處于裁定階段,訴訟二處于受理尚未審理階段,訴訟三處于審理中?!倍V訟二即由上海金融法院受理的投資者訴訟案件。訴訟二、訴訟三凍結部分募集資金賬戶(hù)余額合計 69,363,895.20 元人民幣。財務(wù)造假被曝光后,澤達易盛面臨強制退市的結局,公司經(jīng)營(yíng)也愈發(fā)艱難。

        根據澤達易盛披露的2022 年度業(yè)績(jì)快報公告:預計 2022 年度凈利潤-9,828.75萬(wàn)元。其年度報告亦未能如期在4月底之前披露。同時(shí),澤達易盛面臨著(zhù)自身債務(wù)到期無(wú)力歸還的窘境。部分董事、監事也相繼離職。在業(yè)務(wù)萎縮、官司與丑聞纏身、強制退市等連續沖擊下,很難想象澤達易盛的狀況在短期內會(huì )出現明顯改善的跡象。未來(lái)法院判決生效后,澤達易盛是否有能力賠償投資者損失,十分值得懷疑。

        在澤達易盛投資者訴訟案件中,被告除了澤達易盛自身之外,還包括林應、應嵐、隋田力、王曉亮、姜亞莉、東興證券股份有限公司、胡曉莉、陶晨亮、天健會(huì )計師事務(wù)所(特殊普通合伙)、北京市康達律師事務(wù)所等10個(gè)主體,其中,自然人7人、中介機構3家。部分自然人如林應、應嵐、隋田力等因一手策劃或者共同參與了財務(wù)造假,因此預計將承擔全額連帶責任,但是其實(shí)際償付能力存疑。而根據2022年1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發(fā)布的《最高人民法院關(guān)于審理證券市場(chǎng)虛假陳述侵權民事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》的條款,如果三家中介機構未在主觀(guān)上存在配合或教唆發(fā)行人造假的故意,那么最終判決中介機構承擔全額連帶的可能性也較低。因此,澤達易盛的投資者可能在經(jīng)歷苦苦等待后拿到的是一張無(wú)法完全兌現的支票。不知道屆時(shí)他們會(huì )作何感想。

        澤達易盛案件中,除了實(shí)際控制人等首惡之外,另一類(lèi)主體——配合造假機構——則是容易被忽略但卻可能是僅次于首惡之后的第二責任主體。沒(méi)有這類(lèi)機構的主觀(guān)配合,澤達易盛的系統性財務(wù)造假幾乎不可能實(shí)施。然而,迄今為止,這類(lèi)機構似乎毫發(fā)無(wú)損,既沒(méi)有受到行政方面的處罰,也沒(méi)有因此面臨民事訴訟。

        監管部門(mén)曾在答記者問(wèn)時(shí)表示:特別代表人訴訟制度具有“默示加入、明示退出”的特征,能夠一攬子解決澤達易盛案的民事賠償問(wèn)題。毋庸置疑,這一制度安排相比過(guò)去仍然是巨大的進(jìn)步。但是,在紫晶存儲案件通過(guò)先行賠付方式“高效、快捷地解決民事賠償問(wèn)題”的時(shí)候,澤達易盛案件中的特別代表人訴訟方案明顯黯然失色,所謂的“一攬子解決”似乎并不是特別代表人訴訟方案的獨有特色和優(yōu)勢,也很難稱(chēng)得上完滿(mǎn),而先行賠付方案在賠付投資者損失方面,不但充分,還很高效、便捷,是真正的一攬子方案。澤達易盛的投資者將不得不在漫長(cháng)的司法程序中等待并接受一個(gè)可能遠不及預期的結果。

        同一時(shí)期出現的兩個(gè)相似的案件,在投資者賠付方面出現如此明顯的差異,從保護投資者權益的角度,應當引起監管部門(mén)的充分關(guān)注。監管部門(mén)是否有必要引導乃至強制要求相關(guān)中介機構參照中信建投的模式,對澤達易盛的投資者進(jìn)行先行賠付,值得有關(guān)各方認真思考。澤達易盛的投資者需要同一個(gè)公平!

        文章來(lái)源:全媒融合網(wǎng)http://www.qmrh.org.cn/content-13-6198-1.html

        本文來(lái)自互聯(lián)網(wǎng),不代表商會(huì )資訊網(wǎng)立場(chǎng),如有侵權請點(diǎn)擊這里聯(lián)系我們

        聯(lián)系我們

        郵箱:kjlcz@qq.com

        工作日:9:30-18:30,節假日休息

        999久久无码国产精品性_欧美性开放久久精品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四区_国产成人高清精品免费软件
          <nobr id="qzail"><em id="qzail"></em></nobr>
        1. <nobr id="qzail"></nobr>
          1. <option id="qzail"></option>